引进新概念刺激营销 颠覆传统书店创新局

浏览量:797 发布于:2020-07-08
引进新概念刺激营销 颠覆传统书店创新局
报道:许世平

引进新概念刺激营销 颠覆传统书店创新局

书店重新布局,给人创新体验的震撼。

“从卖书到卖感觉,书店正面临严苛淘汰及转型考验,经营者必须通过破坏性的创新,给人创新体验的震撼,才能找出生路。”根据对转型成功实例的观察,好些新崛起的连锁书店,引进咖啡座、蛋糕、手创馆,“不务正业”的创新,均挑战顾客对书店的想像。

面对转型升级的要求,只有通过创造新供给,提高供给体系质量和效率。从供给侧发力,创新驱动,才能创造新的消费增长点,才能释放书业文化的市场活力。

其实,有人经营24小时书店,给民众一个别致的深夜书店,点亮一盏不灭的心灯。

在中国还有与图书馆合体的书店,业者与社区及学校签署共建免费阅读平台的服务协议,提供免费借阅书籍,打造全天候、全时段的人文精神家园。

日本设“过夜书店”

在日本就有“过夜书店”。这里没有软绵绵的床铺,没有优质而温暖的枕头棉被,实木的书架和床散发着阵阵幽香,背景音乐与柔和的灯光营造出优雅的读书环境。

夜书店的经营理念是要给爱书人不知不觉睡着了的幸福体验;顾客多为20多岁的年轻白领,他们卧拥书城,体验最具书香的睡眠瞬间。

有些书店,更借用人流数据,和线上内容的碰撞,检视人们的阅读习惯和喜爱,甚至设计可移动的书架,让读者参与布置,有的不按照传统分类摆置,而是将知识体系,以阅读链结及阅读路径的内容来做布局,带销其他周边文化产品。

独具特色活动营销

还有好些新型书店通过各类独具特色的活动营销,作家讲座,签书会,阅读分享,观影会,刺激书的营销。

谁说,书店就一定只是卖书;假如不务正业,可让书店活得更好,有什幺不好?

引进新概念刺激营销 颠覆传统书店创新局

书铺的装潢设计、货架的新颖摆设,照明通透,让人喜爱。

书店可拥多种生存法

马来西亚文具书业联合总会副财政兼森美兰文具书业公会主席刘汉贵,最近先后到菲律宾的马尼拉及香港参与书业文具的考察交流,发现到书店还有多种生存的姿态,有各种新的转型与改变的可能。

刘汉贵:应设法创新转型

目前有90%的传统书店,因思维定势的影响,或因后继乏人,而不能大胆寻求转型。

在森境内估计有百余间文具书店、书报社及书摊,为着长远之计,经营者应该设法创新转型。政府实施消费税,经营者应该敢于面对和接受,乘势转型,使书店的营销服务更趋系统化。

“宜康省、迈丁霸级市场,都是从小店铺变大商场转型的成功实例,有好些成功转型的文具企业还成为上市公司。”

目前,森美兰文具书业公会共有30多名会员,可是挺多的文具书商均未加入该会。

政府虽然没有给书商提供资援或税务奖掖,但,传统文具书商必须靠自己。

“特别是小型书商要像7-11或99便利店那样寻求转型,铺面装潢、货架摆设要改变,要换掉旧式的展销柜及书橱,要增加照明,不要像杂货铺那般凌乱。”

不妨花钱装置收银机,将营销作业流程系统化,此类成本投资其实很快会有利润回笼,标价划一,不须与顾客讨价还价,店面环境亮耀起来,摆卖的货物看起来就像新的一样。

还要迎合各族市场的需要,不要过于偏重单一市场,书刊杂志要多样化,才能扩大行销渠道;规模要大,要蜕变成两间或三连间。

书店还可通过包装行销以扩大销路,例如包装推销10支笔就好过散卖一支笔,卖得快,而且也赚得多。

政府提供的250令吉一马书券,小型书店只能望梅止渴,大型书店却抢占60%兑换书券的市场份额,传统书商却几乎没法分享到一杯羹。

因此,传统文具商也应该提出申请,借书刊消费带动文具用品的营销。

70、80年代,华裔经营的中小企业均是先锋企业,生产销售的文具,像原珠笔或三角尺,及塑制用品,都是优质的,可惜却因未能得到政府的政策奖掖,而沦为外国企业的代工厂商,只能赚到极微薄的利润。

我承认纯书店很难生存,但是,传统书店要从小型向大规模转变,再升型创新;目前已经有好些资金雄厚的连锁书店还跨州增设新的营销点,以图攻占马来消费市场。

网络行销,也是新的营销策略;其实,商家应该走出常规,另辟蹊径,才能拓展新的天地。对于书业市场的未来,我还是挺乐观的。

下期预告:

(完结篇)书不再是一摞摞的纸,而是知识、生活和乐趣的载体。书店不再是不变的业态,它更激起读者对理想书店充满异趣的想像。书店,是人们的心灵驿站,大家都应该把书店留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