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会首谈判‧允分期付款‧会脚到茶室吃饭抵债

浏览量:188 发布于:2020-06-14
与会首谈判‧允分期付款‧会脚到茶室吃饭抵债(霹雳‧太平15日讯)一名50余岁经营银会至少30年的知名女会首,疑捲走逾千万令吉会银,令逾百名会脚蒙受惨重损失。由于女会首信誉好、给钱快、利息高,故深得当地人信赖。参与她的会脚以上阶层人士居多,包括富商、发展商及批发商等。除了地方闻人,与她有商务往来的商家、贩商等,都是她多年的支持者。受影响的会脚都异口同声指出,这名女会首很吃得开,社交手腕非常好,能言善语,大家都在她游说下参与银会。女会首的银会,每组会银至少1000到5000令吉,参与者大都是参与两三组,每期3000令吉以上的银会,平均每月至少可以拿到400至500令吉的利息,非常可观。据悉,女会首半年前开始资金週转不灵,多名会脚在标会后都拿不到钱,于是涌往她的茶餐室讨债,严重影响茶室生意。女会首曾经分批与追债的会脚在茶室开会谈判,要求他们别再向她迫债,并应允会慢慢偿还所欠的债务。茶室资金週转不灵由于银会没有法律约束,会脚跟会只讲个信字,唯有无奈地接受女会首分期付款还债的献议。之后,有些会脚以到茶室吃饭抵债,有些会脚则不厌其烦每天到茶室去拿取十至数十令吉的款项。太平警区主任尤索夫受访时指出,太平警方分别于2年前及上个月,接到民众投诉会首捲走会银的投报。“至于这名女会首不见蹤影的事件,警方至今尚未接获投报。"尤索夫指出,警方接到会首捲逃银会钱投报后,会向贸消部提呈报案,当局才会引用银会法令调查。“调查工作不在警方权限,而是由贸消部作全权处理。"会首称去东海岸交代向孩子收钱一名与女会首很要好的会脚透露,他週五傍晚还接到女会首的来电,说会暂时到东海岸去,还不知道何时回来。女会首还交代他,所有茶室商业往来的债务,都可以在下週向她孩子收取。他指出,由于生意上的往来,他与女会首交情好。女会首面对经济困境时,也经常向他诉苦,更经常讲到流泪。“虽然自己也蒙受逾7万令吉的会钱,但我非常同情她的遭遇,现在只能接受事实,看她回来后再打算。"他说,诸多有头有脸的大老闆都是会脚,这些富商的损失,相信也有数百万令吉。被拖欠2万天天到茶室追讨周姓女会脚指出,她跟的是活会,每个月需交2000令吉,跟了年余,今年3月开始听到风声,就停止交会钱了。她至今仍被拖欠2万余令吉,故天天到女会首的茶室追讨。她说,今年3月份,她被女会首召到店内商讨债务问题,当时在场者有逾20人。女会首要求会脚不要再向她迫债,因为她根本没有办法一下子把债务还清。她说,当时女会首讲得激情,还当场流泪,恳求所有会脚给她机会慢慢偿还,她会每个月还数百令吉,希望会脚接受。“女会首还有另一个献议,即所有会脚或许可以到咖啡店用餐抵债,但每週只能在週六及週日吃两次饭,每次吃饭的数额不可超过40令吉。"她说,当时大家都很同情女会首,于是同意让女会首分期还钱。茶室招牌被拆下一名戴姓男会脚指出,他跟了女会首3份会,其中两份是每个月缴交1000令吉,另一会是缴交600令吉。他指出,参与女会首的银会经有数年,过去女会首信誉非常好,按时交利,标会隔天就可拿到钱。他也有出席女会首召集的会议,女会首说每个月会还他300令吉,但最后没有做到,他只好每天到茶室收取10令吉款项。“我本月9日到茶室拿钱时,发现茶室一连休业4天。店门张贴一张纸,指茶室会在13及14日恢复营业。"他说,上週六下午5时许,他路经茶室门口时还看到招牌,可是週日早上茶室招牌已被拆下了,女会首也已不知所终。会首勤劳茶室从早做到晚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商家指出,这名女会首的信誉很好,标了会,银钱很快就付账,太平坊间有很多商家都参与。他形容女会首能言善道,而且非常勤劳,经营的茶室由早上开始营业到深夜,午间更有经济饭菜。“她人缘佳,生意也不错,理应是可以赚到钱。"他认为,大家与女会首都有交情,相信她可能是不堪债务缠身,暂时离开透气也说不定。对于女会首的失蹤,他目前是静观其变,看情势再作打算。同情会首允慢慢还钱一名中年女贩商会脚指出,她去年就标了一组2万余令吉的会银,可是过后拿不到钱。这是她的血汗钱,她不肯就此摆休,所以经常上门追债。她说,如果迫得太紧,女会首就向她哭诉,她当时见女会首可怜,便答应让她慢慢还钱。“目前为止,我只拿到2000余令吉,其余的就没了着落。如今女会首跑了,我的钱也完蛋了。"女贩商声称,她是小贩,赚的是辛苦钱,当初跟会是为了储蓄,急用时才标。“银会的利息可观,对于赚小钱的贩商非常吸引,也是赚钱的方式。"财务规划师:民间投资没保障会首捲款潜逃的事件屡见不鲜,却不断的重複上演,财务规划师黄德荣说,追溯问题的根源,是人们心存贪念,才会为了较高的利息而甘冒风险。在过去几个月,霹雳太平曾发生多宗会首捲款潜逃,会脚血本无归的案件,在週日更发生一宗涉及千万令吉的会首失蹤案,涉及的数目之庞大,令人咋舌。黄德荣指出,这种属于传统的"标会",是属于小地方的一种投资,仅建立在对会首的信任上。他说,由于是属于民间的投资,非但不受法律的约束和保障,在信任破灭之际,也会让会脚承担血本无归的风险。他週日受到《》记者的访问时说,一些民众认为,利用此管道来进行的投资回酬快,虽然有些风险,但胜在够方便。他指出,事实上,公众可以投资在风险较低的活动上,虽然回酬不快,但却较安全。“标会虽然风险高,但回酬快,利润也比较高。很多市民就是一时贪快,才会在这些没有法律保障的标会进行投资。"他说,标会是民间惯有的投资方式,通常是中下阶级的人民才会参与其中,他相信,不是因为中下阶级的人民获取的资讯不足,因为现今的时代就算是偏远的郊区也能得到丰富的资讯了。“没事发生倒不要紧,有事时就头痛了。"另外,他认为,我国的执法不严所以财导致这个问题不断重複性发生,他说,其实有很多方法可以追查这些标会的存在,例如,民众的投报等。他说,民众只有在会首捲逃后才向警方投报,但那已经是于事无补。他呼吁民众应依循合法的途径进行投资,民众也可透过各种管道获取投资资讯及风险。【懂多一点】标会发起为筹措资金标会,也称为互助会或老鼠会,是在民间流传已久的一种借贷、投资或储存方式。为首的成为会首或会头,参与的会员则称为会脚,一个标会通常由10至50人组成。一般上,标会的发起用意是为了筹措资金或赚取利息。会脚需每月向会首缴交定下的数额,而会员可在急需用钱之际,向标会竞标,出价最高的那一位会脚就可取走当月的会费。标会又分死会和活会,死会是指已经得标的会脚,往后不得再投标,而未得标的会脚则称为活会,利息也会较死会来得多。会费是由会首代为保管,因此标会是建立在互相信任上的地下组织。‧报导:张静雯‧2012.07.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