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情花毒,六四断肠空

浏览量:526 发布于:2020-06-15

中国情花毒,六四断肠空

 

香港将会走上绝路。走,暗夜之中,每人心灵深处,也都知觉这地方前景不妙。不只是威胁港商与外国政商的《逃犯条例》修订,而是生活上林林总总一切,都失去生机。欲知过去因,今世受者是。究其前因,大中华情意结即是。

菩萨畏因,凡夫畏果。本土运动兴起之际,以至国师陈云于1989年后的文章(详见国师面书:),不少论者有言港人要与「大中华情意结」切割(详见萧杰2014年文章:、)。数年过去,不论是由笔者执笔的民意调查,抑或港大民意研究调查,都得出大多港人支持推动中国民主发展,前者数字为约五成一,后者则是六成二人。三十年过去,即使中国有诸多差劣恶行,港人生活愈多体会中国人如何劣迹斑斑,到最后还是心繫祖国,原谅中共,甘心成为命运共同体。

「支联会,就是被施暴遭厄后,成为妓院的鸨母龟公,职志就是要诱拐少女受污,上贡暴徒土匪,期望他满足兽欲后,浪子回头,施恩赏赐、宠幸一番。」笔者三年前如此写道。数年过去,港大民调指在18至29岁的人当中,有七成四的人支持平反六四。屠杀学生,如此暴行,需要的不是平反,而是血债血偿,要中共仆街冚家铲。这是血性,也是胆力,对中共反人类罪行的以直报怨。

《香港城邦论》增订版〈再版前言〉结尾,陈云忆述在德留学与一名六四民运人士的一段对话。

「为甚幺你们不来一个广场制宪,宣布革命?你们有几十万校园精英,你们的学运有赵紫阳、太子党,有军队支持的啊。」

「哎呀,小云,告诉你啊,老天没生我们这个胆!」

支持平反六四的青年,应当知当年事件始末梗概。中共国人没有这胆力,影响的是他们的国运;港人没有坚持中港区隔的胆力,影响的是香港城邦的国运。

「中国情花毒」,由陈云提出,当时他这样说道:「中共乃至香港的民主党,一向用中国情怀、民主中国来捆绑香港人。香港人不论爱共党国或恨共党国,一旦沾染,都会中毒,终身受苦。我老实告诉你:中国已经被苏维埃政权佔领和糟蹋,中国已经亡国了。民主派和好多香港社运界人士,都主张香港要有民主,必须先要在中国实施民主,于是鼓励香港人投身中国民主运动。这是最恶毒、最难摆脱的捆绑术,是『殉善』之恶毒政治洗脑。香港人要自由,首先要摆脱中国的思想捆绑。」

中共政治运动,三反五反文革,消亡华夏文化,香港其时华英并茂,国学故老,以身传承华夏文化道统。这是文化上的华夷之别。

中共建政以后,清算权斗连连,南来避秦者不计其数,香港其时虽为英国殖民地,开明专制,却为他们提供了安身之所。这是政治上的分别。

政治文化,香港也没有亏欠中国,準确而言是胜于中国。但是香港走错了路,89以后,97以后,走到今天,在香港普教中胜于以往香港本土雅言,以去罗湖桥以北消费为乐,政治更是不堪入目,香港已经被糟蹋,成为中国的二等公民。纵容这一切的,是支联会的六四晚会培育的大中华情意结,是泛民出卖雨伞革命、破坏一六年《永续基本法》运动所致。

六四三十周年,至今大多数香港人还是深陷中国情花毒之中,无端为中共忧愁断肠,坐视香港走入死地,不求解药,继续甘心支持建设民主中国,仍然奢望杀人政权浪子回头,藕断丝连,最终会把香港的命运拖进无底的深渊。

「一失足成千古恨,再回头是百年人。」人可以轮迴,地方可以吗?中美贸易战,美方蠢蠢欲动,一旦视香港如中国一般,香港安得死所?侥倖避过一劫,明年维园还是烛光一片,香港人还是该死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