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伤口共存的心理重建:「跌一跤就爬不起来」是真的

浏览量:721 发布于:2020-06-14
「跌一跤就爬不起来」是真的

也许很难想像,但确实是有的。

例如亲人死亡、冤狱事件、被性侵、重大意外导致伤残(八仙尘爆)、危及生死的惊吓、投注生命的恋爱却失败、倾家蕩产的失败、癌症发现时已末期……

当下看起来是那一跤让人爬不起来,然而并不是,看不见的后续效应才是爬不起来的关键。

有的跌倒可以爬起来,有的跌倒,骨头断在里面,旁人看不出来的。骨头断了的心理比喻是,那一摔,把我们于世的生存法则、人生价值都碎骨了。使得「心理部分」的价值信念不再,没有依循的原则标準,无所适从;「外在部分」则成为他人无从谅解或刻板标籤的社会眼光。

大改变牵连许许多多的小改变,接踵而来,令当事人措手不及。以「冤狱」为例,等待司法还清白的日子,好几年的等待期,它打击了当事人的生活原则(没有目标)、人生信念(丧失名誉,Google都是负面报导),失业没人录用(也不能贷款),对他人失去信心、亲友异样眼光、家庭失和(人际孤立),情绪无处纾困、无人可说(抑郁而生情感性疾患)……有的人被社会舆论压垮、对司法失去信心,以自杀明志。

很少人能面对这些一夕改变的事,而且持续变动。

不要叫他们马上站起来、别过度正面认为事情总有另一面、不要轻鬆地认为有朝一日一定会怎样,这些突然且超乎预期的苦难真的很恐怖,就像你在沙滩花时间努力堆砌的城堡,一个突然,被海浪打烂清光,然后你只能楞在那里。这个比喻当然没什幺,但换成真实人生就真的无助害怕,不知道依靠什幺继续生活。

然而,人生终究要继续,生命带给我们的到底是什幺,不到最后一刻不会明白,「此刻好好活下去」是我们的任务。

摔断骨头的伤,并没有真正抚平、复原,或回到正常这件事。伤口会好,但总有伤痕,总有伤痛的回忆。只有一条路比较省力:「与伤口共存,视为人生的一部份」(此刻摔伤并不是人生全部)。接受现况(你就是骨头断过),哀悼后,重建新的信念、价值观及处世原则。

是的,省力但真是最困难。

心理治疗最常见的「悲伤辅导」,Worden(1982)提出要经历的四个任务也是这个意思:

    协助当事人体认失落并接受事实:鼓励谈论死亡事件。帮助当事人界定并适切表达情感:包括愤怒、悲哀、焦虑、愧疚、无助等。帮助当事人在失去逝者的情况下重新生活。协助当事人将情感从逝者身上转移:发展新的人际关係。

(参照悲伤辅导笔记:「不断摆荡、周旋向上」)

与伤口共存的心理重建

「心理重建」的概念比较抽象,因此我用意外灾难后人们如何重建家园的意象,来比喻心理重建的时间与过程。

1、寻找救援、专注被安抚、允许瘫痪

事情发生当下,如果过于严重、震惊,我们大脑会暂时失去功能(这是种自我保护,更严重者就直接昏厥),就心理层面来讲「失去功能」指的是「失去连结」,如理性与感受各行其事(太无感或太崩溃)、现实与期待无法结合(如希望奇蹟发生但不符现实),我们失去看清事实、整合资讯、理解感受的连结作为逃避/保护。事情也许已经发生很久,然而我们心里还停在当时,大脑当机也停在当时。

重建的第一阶段,是允许自己被打败,几近瘫痪,什幺都不能做就不要做,当一个倖存者,不要马上爬起来,待在原地好好呼吸(对抗你一直想着如果再做些什幺就可以挽回的念头);恢复一点力气后寻求救援(不是心理谘商),让多点人知道你怎幺了,尤其是信任的亲朋好友,让他们帮你处理日常琐事(对抗你认为要自己全权处理灾难的迷思),帮你请假、帮你买晚餐、帮你打点家里的宠物……好让你好好伤心、难过、喘息。

此时如果有人想安慰你,就专注被安抚,你需要拥抱,你需要知道事后不是孤单一个人面对,你瘫软、你大哭、你无言,但知道有人在承接(对抗你过于理性的保护机制)。如果来安慰的人不会做反而帮倒忙,你可以决定请他们先离开,或告诉他们怎幺做对你比较好。

2、接受损失

接受有损失的现况──你已经摔了一跤。事情已经发生,而你有所损失。

以前有的,现在却没有了,是「失落」,是「损失」。「接受损失了什幺」是我们最难面对的现实。你损失了某部分身体、某种能力、损失了某个人、某段关係、损失了某块你曾经努力过所累积起来的OOXX……

多数人否认损失,一直尝试让它再回来,执迷于那些让它再回来的方法反倒害惨了你,不要任由这种情况继续拖垮你。 

「得回失去的,比什幺都高兴。」这是真的,但生命有时就是「失去」,因为生命是由一连串的「得到」与「失去」组合而成,人生的局很大,不到最后一刻你不知道那会组合成什幺。「接受」,就是任它去吧。

失落是情绪,是感性的,接受它则是理性的,要两部分恢复连结,必须以理性为主意识,接受现况,可以试着想:「以这个现况生活,究竟会怎幺样?」只要没有倒下,都不算是结局,不是不能活,只是要换个方式活。

可以试着叙述那件事(那个摔跤),哀悼那个损失,学习「接受失去」。没人说那样是容易的,但只有那条路。

3、拆除危楼:清除那些剩下的旧有残存无用信念

接受损失,它真的存在,也有它的意义(或许现在意义不明)。

下一步是拆除危楼。

再重述一次那件事,找出被震坏但没有被清除乾净的危楼/信念,这很重要,我们不需要假的希望。

我们执迷于那些让它再回来的可能,例如对方曾经说过什幺、如果当时我怎样就好了、如果这样会不会复原、早知道不该去就不会发生、他有没有还是爱我只是有苦衷……这些信念在初期是为了追回损失、支持生活继续的理由,我们保留它,期盼奇蹟发生,免于痛苦,免于重建新的生活。这些残存的,没有完全毁坏的信念,事发后你还是会捡起来用(但根本没有效果),旧有的通常会被珍惜,被心灵视为唯一仅有的资产而不愿放手,有的人甚至依靠这些断壁残垣,搬进去住,停在过去。 

你需要重述故事,接受事情的发生,彻底清除旧危楼,才有空间重打地基、重建新生。很多意外的发生不是自己可以控制的,然而我们可以调整对它的反应。

4、等待属于你的时机

没有人说什幺时候一定要站起来,反过来,也没有一定要没有伤口才叫回到原本的你。带着伤口继续前行,而那曾经破碎的损失的,会让你的生命更强大更丰富,就像失去了视觉,听觉会更强大,那还是你,也是全新的你,是不一样的你。

当你同意与伤口/破洞共存,同意深刻悲伤与强烈欢愉同时存在,就是属于你的时机,就是重整地基之时。试着用不同以往的方式过日子,从生活面逐步来,边砌新城堡的砖头。

5、重建之路

(1)重建的要诀:活在当下

专注于当下,专注此时此刻存在我们生活中的人事物。

人:专注在现有的关係。事:专注在某件能与你的过去竞逐的事物/兴趣。物:纪念物,纪念逝去的,表示你不是忘记,而是带着它同行。

心理重建需要内外在互相配合,继续过你的生活,不叹息失落的,专注现存的人事物以为地基,重新思考什幺是自己要的,调整行为,开展不一样的你。

(2)与损失共处之道

这里的「共处」,是与一个熟悉的失落相处。你每天必须花一些时间专注它、关注它,为它做一些事,但不是全部的时间。因为它,你必须知道什幺可以做,什幺不可以做,然后,继续前进你的人生与生活。

共处,是指调整生活顺位的改变。失落经验很重要,是不能忘记的一部份,但只是第二顺位,它们不能侷限你的第一顺位。

第一顺位是关注你所爱的人(现有的关係),或者投入你的热爱与兴趣,并且继续生活。生活先从第一顺位安排起,然后第二顺位是配合的,它们需要花点时间照应,但不会是主角。比如说,你可以与你所爱的人出去玩,然后对于恐惧、担忧、不方便就事先规划对策配搭,是比较麻烦没错,但这就是共处,你的第一顺位是「你可以与你所爱的人出去玩」,不要忘记这个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