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5计划」成中美绝地之争「

浏览量:857 发布于:2020-06-05

2025计划」成中美绝地之争「

中美贸易匆匆结束,外界认为中美间分歧巨大。焦点之一是美国要求中共放弃对先进行业的补贴,但中共拒绝。大陆学者指出,中共的2025计划注定失败,美国不必担忧。美国在高科技上的成功并非政府资助的结果。时事评论员文昭认为,中共的举国体制违背经济学规律,损害各方利益。

美贸易谈判匆匆结束,目前美国贸易代表团已回到华盛顿,向美国川普总统彙报,寻求下一步的决策。

5月5日,《美国之音》引述美国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中国研究项目主任、中国商业与政治经济项目主任甘思德(ScottKennedy)的话说,〝现在的麻烦是,双方太了解对方了。〞

甘思德表示,〝他们的分歧大得不能再大了。美国的立场是中国必须变成一个真正的市场经济,而中国则希望保全自己的国家资本主义模式,并要求美国完全对中国的产品和投资开放市场,并向中国出售中国希望的任何东西。〞

报导称,中美双方在谈判过程中各自向对方列出了8项清单,双方基本上是〝各说各话〞,鸡同鸭讲。

中美双方分歧的焦点之一是,美国要求中共放弃对先进行业的补贴,中共拒绝。有中国经济学家认为,中共通过国家砸钱扶持高科技行业的计划注定失败,美国不必担忧。

在“中国製造2025计划”当中,中共政府将斥资3000亿美元来实现产业升级和发展创新科技业,试图在航天、电讯、机器人、人工智慧和电动汽车等多个领域获得领先地位。

不过大陆学者分析,这不过是纸老虎,中共的2025计划注定失败,美国不必担忧。

浙江财经大学经济与国际贸易学院院长谢作诗告诉大纪元记者,“你见过世界上有哪个国家,靠政府去资助某个产业,然后这个产业就成功了呢?政府资助的钱是花别人的钱,(因此)企业就不会拚命地製造产品,而是拚命去搞关係。政府的钱从哪里来?你得向别的企业徵税,首先你这样徵税就把别的企业打压了,然后你来资助所谓的2025高新产业。我告诉你,你资助不成功。”

谢作诗表示,在国家资助科技方面,军工可能是个例外。

“因为军工没有成本约束,它只要把产品搞出来。政府资助军工有可能做出一些成绩。但是在商业领域,这是不可能的。商业它要求性价比,我要成本最低、品质最优。政府主导是根本不可能完成的。人类历史上找不到一个例子。”

“如果政府来扶持的话,我们所有的精力都拿去跟政府搞关係了,而不是把产品做好、讨好消费者,劲儿用错地方了。怎幺可能成功呢?”

谢作诗表示,如果靠政府砸钱就能把科技产业搞上去了,那就证明经济学错了。

谢作诗指出,美国的高科技是世界上最发达的,但是这并非是美国政府扶持的结果。

谢作诗强调,“经济学原理说:(如果)花别人的钱,办别人的事,他不可能用心,不可能产生效率。特别是高新企业风险高,只有拿自己的钱去下注去赌博才行。我拿你的钱去赌博,这个事还有好结果吗?如果政府去资助高新企业,那企业就是拿着他人的钱,拿着13亿人的钱去赌博、去冒险,这个事情还会有好结果吗?不可能的。”

时事评论员文昭在5月4日的自媒体节目中表示,中共常挂在嘴边的举国体制,其实损害了各方利益。

时事评论员文昭在自媒体节目中说,其他科技后发国家有对扶植某个产业的政策,举国体制目前是中国独有。原因是任何政府都不可能如中共政府般有对社会的干预能力,就政策性贷款一样他们就做不到。

文昭说,液晶面板製造商京东方为例,十多年来京方的直接融资有800多亿元,那就要有监管部门的绿灯、媒体、券商相配合製造出各种各样的利好消息,拉动它的股价,一大批股民掏腰包买进,不断给他扩张产能输送资金。中国政府有能力干预所有这些市场主体的行为,让他们配合贯彻政府意图,这叫举国体制,其他谁也做不到。

文昭指出,中共政府可以直接告诉国有控股银行,某个产业就是我们要发展的,你就得给他贷款。至于说这笔贷款额巨大、周期长、回报慢,那它不管,政府要求贷,你银行就得贷。其他国家银行是私有企业,谁能不计盈亏、不计风险地这幺干?

文昭强调,用举国之力去冲击奥运金牌项目,政府就牺牲了对大众健身设施的投资。对于纳税来讲就是不公平的;用举国之力去扶持某几个大企业去抢国际市场,对其他国内的中小企业也是不公平的,中小企业融资难是中国一直存在的问题,在民主体制的国家也是不可能这样做的。

北京天则经济研究所所长助理段绍译认为,因为美国的制度,特别是美国的《宪法》,它能够使一个国家团结稳定地发展,它能够吸引全球的人才和资源,中共的政治制度是不可比的。

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