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车失窃记入围曼布克国际奖 吴明益伦敦座谈

浏览量:208 发布于:2020-06-20
单车失窃记入围曼布克国际奖 吴明益伦敦座谈

台湾小说家吴明益今年以「单车失窃记」入围曼布克国际奖,他 17 日出席伦敦举行的座谈及签书会,吸引大批观众。他接下来将赴爱丁堡国际图书节,向国际读者展现台湾当代文学。

在文化部及驻英国代表处文化组邀请下,吴明益 17 日出席位于伦敦的国家自由俱乐部座谈会,与剑桥大学历史教授顾若鹏(Barak Kushner)对谈。

吴明益除了书写「单车失窃记」,当中涉及台、日与战争历史,也亲自手绘封面及插画,对于台湾自然生态所知甚详。顾若鹏笑问:「你到底还有什幺不会?你接下来是不是要写交响曲了?」

吴明益表示,他认为现代小说家必须是一个博物学者,因为小说家不再写个人的内心世界。假如要书写一个科学家的内心世界,小说家无法只靠推测,必须了解科学家所学,才能以他思考的方式思考。他喜欢写小说,「因为写小说会教育我自己」,去接触新的东西。

然而,吴明益也说,「庄子」有一句话说,「以有涯随无涯,殆已!」因此他设定暂停各种研究的时间,就是作品出版的那一天。但另一方面,这些兴趣会永远留下,例如他因「单车失窃记」成为铁马迷,「上星期才又跟朋友买下一辆脚踏车」,「小说写完了,可是这些东西继续跟随着我的人生,不再是写作的压力,而是我享受人生的美丽片段」。

吴明益在书中使用多种语言,包括日语、闽南语等。他表示,因为他从小就活在多语的世界里,因此在写小说时,他很想把台湾多语言的生活环境表现出来。

吴明益说,在他的教育经验里,文学应该是一种精緻、美丽的语言,因为在台湾教育里接触的都是这些「美文」。但事实上,在他生活的世界里,语言以非常多重的面貌出现。文学是人类演化出来,保存珍贵语言的一种美丽形式,这种美丽形式绝不只存在于文学课堂上的华丽修辞。

顾若鹏问及台湾与中国当代文学的不同,吴明益表示,台湾文学发展多年以来,文字风格和中国已经有很大的不同。台湾文学从原住民身上吸收非常多的语彙,比如说布农族作家不会说「等一段时间」,而是说「等一头牛尿尿的时间」。

他说:「我们在原住民身上学到幽默感,学到不同对待自然环境的方式,而这些渐渐在我这一代作家体现出来。」

吴明益表示,他认为另一点台湾文学不同于其他中文文学的地方,在于台湾文学有抵抗的传统。从日本统治至国民政府时期,均可看到台湾作家嘲讽政府的作品。

他表示,台湾文学的灵魂里有一个基本元素,就是不满于现状,对于制度层面採取反抗态度。他有时看到中国选材台湾文学时放弃这些作品,他都会认为,「如此一来,你看到的不是台湾文学」。

伦敦座谈会后,吴明益获全球规模最大的作家节「爱丁堡国际图书节」(Edinburgh International Book Festival)邀请,将于 19 日出席爱丁堡举行的作家活动,与韩裔美籍作家玛丽.林.布拉克特(Mary Lynn Bracht)对谈。今年获邀出席爱丁堡国际图书节的作家还包括白晓红、林满秋等重量级台湾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