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伴侣培养共同嗜好规划退休生活安享晚年

浏览量:708 发布于:2020-06-14
与伴侣培养共同嗜好规划退休生活安享晚年与伴侣培养共同嗜好规划退休生活安享晚年

(吉隆坡讯)乐龄人士在退休后,该如何与伴侣维持幸福感呢?

心理谘商辅导博士赵祥和指出,夫妻关係在退休生活出现分歧,不是一朝一夕的事,而是累积而成,建议夫妻趁年轻一起创造共同的嗜好、话题及活动,而不是等到晚年才来挽救。

“两人的生活都需要互相搭配及学习,这也是夫妻关係的模组,而不是晚年才想一个新的模组。举例一对夫妻长期经营茶餐室,丈夫在厨房大炒,妻子在收银处收钱,一旦晚年退休了,问题就会出现了。”

他提到,身为孩子也需要陪父母寻找乐趣,除了安排活动给父母参与,父母也可自己安排自己喜欢的活动。

更重要的是,年轻一代从父母晚年退休生活看待自己,会认为很难与退休后的父母沟通。其实,这是与退休没有关係,只因父母年轻时就是这种性格。

没工作 怀疑存在价值

“一般人都会认为,现在的打拚是为了安享晚年,这被称为‘分裂的人生’。很多人都会自己设定学习期、事业期、打拼期、退休期之类,而导致自己身心失衡。”

他说,一般人打拚了二三十年,一旦退休了就完全没了工作压力,自然地怀疑自己的存在价值,最终导致患上各种疾病。所谓的规划人生,是可同时享受人生、工作及退休。

“工作也是生活的一部分,你又何必需要区分工作、生活及退休?只要你享受于工作,自然而然也会享受于生活,跟退休生活无关。我个人不太相信,你在工作时不开心,而没有工作就会开心的道理。”

他指出,一般人认为只要不工作,有钱花过自己的生活就是幸福,但人不是有钱和不用工作,就会活得快乐。工作本身带来太多的功能,而不只是金钱而已,金钱只是一个很粗层次的满足。

他形容,工作除了附带了人际及目标,工作能让人心不会散乱,也有稳定的过程,让我们集中意志力及思考力,形缩我们的内在世界,让我们拥有成就感。

投入应有的岁数生活

他表示,若我们没有了工作,晚年又何处寻求工作里的成就感。若你不喜欢这份工作,可每天都抱着只为了薪水而工作的态度去上班,这会为你的人生带来很大的灾难。现在的工作已不开心,你也会用同样的心态面对退休,同样地也会不开心。 

“人生终会有退休的一天,那就是死亡。你又为何急于退休?何必倒数退休的日子?事实上应该投入应有的岁数生活,而不是倒数你开始退休生活,这表示你无法活在当下。”

他强调,并非不用规划人生,而是投入及享受于工作,无需视工作于恐怖分子急着甩掉。若我们在适当的年龄不工作,即使5年,即便不在乎别人眼光,连自己也无法接受现在的自己。

感受与伴侣亲密感 老年也需要性

很多人普遍认为长辈不需性生活,他强调,性不只是生理上的需求,而是人类亲密的方式,满足于人与人之间身、心、灵的连接。性也是身、心、灵最直接的表达及沟通。

“双方都是文化结构底下的受害者,若老伴为了满足自己的性慾,而出外寻年轻小三,表示他对性的认识是不够。‘性’不仅是和对方做爱,是整个交往过程的一部分。我们恋爱期都会新鲜及刺激,否则就不会结婚生子。”

赵祥和表示,性不只是生物性功能,若放在工具性功能就是传宗接代,因此,完成义务后就不会想要再性爱。在华人文化里,性属于工具性,一旦完成了任务却仍需要就视为过度需要、色老头等负面印象。

“其实这都是极大的误解,正确的理解是男伴需要亲密感。性的发生并不是有性交的感觉,重点在于亲密感。若有性交的过程却没有亲密感,那与禽兽无区别,其性只有工具性及功能性。”

牵手也是性的表现

他说,即使一个牵手也能代表“性”,牵手可代表连接、恩爱、爱的证明及共同的感受等,通过牵手传递感受,这是一种多幺亲近的感觉。这种亲密无论在哪个年龄层都需要,并非晚年了就可忽视。

他表示,很多女性在工作后,带着疲累的身躯回家,也没有性慾,自然地拒绝对方的性爱要求。其实,当对方也回到家中时不以为意地给对方一个拥抱,也是一种亲密的表示。

“将对方的付出视为一种理所当然,也是灾难的来临,彼此的忽略就会开始,直到晚年退休才察觉。”

年轻心理健康 反映年老状态

赵祥和指出,一个人年轻面对问题的态度,与晚年面对问题的态度有直接的关联。

“成年的心理健康其实反映年老的状态,年老时就会走向渐渐极端。当我们成年时学会了照顾人、被照顾、怎样学会接受照顾及怎样恳求照顾,在年老时也会一样。”

他说,我常常都错愕当很多人问:长者应如何过晚年生活?其实应该问:年轻人应该準备如何老化?

他透露,现代的年轻人会出国工作,留下长者独居,在加上马来西亚的医疗条件下,导致大马人口慢慢老化趋势。他提醒,无论在哪个年龄层都需要在个人、家庭、社会及国家有所準备。

国家人口老化 政府需拟照护政策

赵祥和透露,人口老化是一个先进国都在面应的困境,个人问题的发生会连锁性引发家庭、社会及国家问题。因此,政府有义务解决社会衍生的问题,所以要有政策长期照顾国民。

他指出,完善的政策及制度需要多重角度回应现有的老化及照护问题,若否,对于照护者是非常不公平,并非照护不好,而是已超过原有的压力。

“这时你已不只是你家庭的事,所以必须好好回应我们现在面对的问题。我们不可认为事不关己的态度而忽视照护者的感受,只因我们始终有老化的一天,只要你现在帮照护者设法解决问题,在未来里你就会获得其中的好处。”

他说,现在有不少非政府组织建设养疗院,但不少人基于传统的文化下不愿寄居。